婲﹖柒≈ஐ

从来就透明

默默画圈看文

送给我的二小姐

送给我的二小姐
我就是二小姐之前说过的那个代号D的朋友。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蛇精病,偶尔犯犯蛇精,当然那种程度的蛇精也不需要绑架爷爷。身边围绕着各种臭味相投或者不投的狐朋狗友,高兴了拍着桌子骂两句是常事。我这样的蛇精和二小姐那种分裂型蛇精能够长久的勾搭在一起,我觉得关键点可能在,我们同是蛇精这个上面,没有修炼百年没有气贯长虹的法术,彼此靠着蛇精的异次元脑电波居然能畅通的交流,这点一直都让我感到惊奇。用身边认识的人的话说,那就是鸡飞狗跳狼狈为奸。哦,我不是狈,也不愿意当狼,鸡或者狗…实在不符合我的审美,所以只能持续的蛇精着。
我和二小姐的相处方式一般都是由我骂她为主,教育她为辅的和谐相处模式,当然她也有激烈反抗过,都被我无情的镇压了,毕竟我是个纯蛇精,她是个分裂型蛇精,你不能指望两个15岁的孩子去和一个30岁的成人比套路,毕竟饭也不是白吃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二小姐是由一个天马行空的柔软蛇精病和一个焦躁固执的沮丧蛇精病结合而成的,她一直想要活成像猫一样的女人,善变,独立,机巧,妖娆,神秘。所以有一天手舞足蹈的接回了一只真的猫,柔软的身体,粉红挺俏的鼻子,勾魂的小声音一直喵喵的叫个不停,像一把小刷子轻轻挠你的心尖,使整个心脏充血般暴动!二小姐当然没能抵挡住这个小妖精,3秒之后,二小姐沉沦于黛丽的美色不可自拔,铲屎官的光辉轻轻笼罩着她,耳边幽幽传来了花开的声音,震耳欲聋又迤逦缠绵,二小姐当下表示,此身誓死效忠黛丽大人,全身的感官因为抱着黛丽整个人都是温暖通透的……当然这样美妙的时刻我没发告诉她,温暖且通透是因为你家这位妖艳的贱货尿了………
日子就这样在一个又一个的地铁线路上流逝了,彼时的二小姐在帝都拥有相对美满的生活,说不上奢侈却也能自己自足,呼朋唤友群魔乱舞,嚣张起来连法海都敢打,包包衣服成沓从商场买,偶尔装个逼喝一杯什么都不加的美式,一脸千帆过尽的坐在咖啡店临窗的位置,文艺而忧伤着盘算着晚上可以去吃个桂林米粉?或者铜锅涮肉之类的深层问题。
就这么一个蛇精病在这么普通的一个夜晚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彼时我斜躺在沙发上,随意的按了接听,十秒的沉默后,二小姐带着气音同我说,D我很想你………听到电话的一瞬间我很难受,我从来没有想要听她长大了的声音,微喘沙哑的声音低低的通过电话线有点失真,却更加遥远,像一个高密度合金猛的砸入了一片柔软的花丛,花枝四溅重重的落在了心里,她从两个人,又变回了一个人,她的蝎子精大王走出她的世界,干净利落,像是没有来过。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算是什么都没说,我也通过了那诡异的脑电波中看到了,那两个15岁的蛇精病互相撕咬吞噬着彼此,最后鲜血淋漓的蜕下了那层蛇精病的皮,长出了双脚…长大成了30岁!
我很心疼她。